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星彩
當前位置 :

美國陸軍的兵力生成與管理

2019-02-01 顧偉 李健訪問次數:

【知遠導讀】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是以對編成結構的模塊化改造為基礎,并通過引入“兵力池”的概念定義了部隊所處的不同發展階段和戰備等級,配合以一套標準化的時間安排和迭代演進模式,較好解決了陸軍能力建設、運用和升級中資源配置的同步和聚合問題。近年來,隨著國家安全戰略的調整,美陸軍正試圖通過對兵力生成系統的改造升級來推動軍事能力的整體轉型。

美國陸軍的現役、國民警衛隊和預備役部隊總體上可分為作戰部隊(Operating Force,OF)和生成兵力部隊(Generating Force,GF)1兩大類。依據美國國防部2018年2月提交的2019財年國防預算,當前美陸軍的總員額為101.8萬左右。其中,作戰部隊中有186,520名官兵正處于任務狀態,這些官兵被部署在了140多個國家,海外部署的約為99,000名,本土部署約為87,000名2,其余的作戰部隊則處在兵力生成的過程之中,準備按計劃接替當前的任務部隊。與此同時,生成兵力部隊則正專注于協助作戰部隊“生成”預期的軍事能力,重點對包括征兵、教育訓練、裝備研發采辦、設施管理和基地支持等具體工作進行組織和管理。

模塊化改造是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建立的前提

自上世紀90年代,為了應對安全環境日益呈現的“不確定性”,推進部隊編成模塊化、標準化、合成化和小型化轉型的想法逐步在美國陸軍形成了廣泛共識。2003年3,美陸軍正式開始了以旅為基本戰術單位的模塊化轉型,即通過組建更趨合成化的旅戰斗隊、模塊化的支援旅和職能旅等方式,重構陸軍遠征部隊的基本編組單元;同時取消軍、師兩級的行政管理職能,并將其打造成為可以快速部署的陸軍遠征司令部。截止到2012年底,美陸軍的模塊化改造已基本完成。

具體來看,美陸軍的模塊化轉型主要是基于信息時代威脅變化的特點和軍事力量建設的發展規律:

首先,模塊化便于對部隊進行裁剪和拼接,更有利于增強軍事力量使用的靈活性和適用性。美陸軍認為之前陸軍師的編組模式相對固定,并且各組成單位之間的依賴性較強,指揮控制高度集中,難以進行拆分部署。而采用類似“七巧板”式的模塊化結構,可以通過對組成單位的靈活排列“組合出”多樣化的軍事能力,更容易應對當前日趨多元的安全威脅。

其次,模塊化的同時伴隨著基本戰術單位的小型化,更容易實現對軍事力量的快速部署,同時大幅增加陸軍整體可單獨運用的“力量份”,以適應信息時代威脅日益突發性和離散化的特點。美陸軍旅戰斗隊的編制員額在3500-4000人4左右,相對以往各種陸軍師的規模則要小得多,因此更有利于實現快速反應、快速部署。同時,在完成“師改旅”后,美陸軍認為其可部署單元的數量將提升50%以上。

再次,模塊化的同時伴隨著合成化的“下移”,旅級單位獨立遂行作戰任務的能力將得到大幅提升。在模塊化轉型的過程中,美陸軍將原軍、師一級編配的作戰支援力量進行了拆分重組,其中有相當一部分進行了下移,重點加強了旅戰斗隊指揮控制、偵察情報、技術和后勤保障方面的力量,并且在旅戰斗隊實際部署時,還可以得到模塊化支援旅和職能旅“裁剪拆分”后的營、連級力量加強,使當前的旅戰斗隊具備了原先陸軍師的絕大部分職能。

最后,模塊化的同時伴隨著結構編成的標準化,有利于構建統一的兵力生成模式對陸軍部隊進行“流水線”式生產和升級。相對以往裝甲師、機步師、山地師、空降師、空中突擊師和裝甲騎兵團等復雜的結構類型,美陸軍認為三種旅戰斗隊的編成結構則要簡單得多,并且一致性更強,因此便于采用統一設計的、周期性的時間基線,將整個軍種的裝備采辦與配備、戰備訓練、部隊實際部署運用、人員動員和培訓等活動進行一體化規劃和綜合集成,以構建陸軍兵力生成(Army Force Generation, ARFORGEN)系統的方式,為滿足作戰司令部任務需求“生產”合格部隊構建標準化“流水線”,同時也為瞄準未來戰略對手不斷“升級”軍事能力建構核心流程。

自2008年美國陸軍野戰臨時條例第FMI3-0.1號《模塊化部隊》發布以來,美陸軍一直在對其旅級單位的編配數量、規模和內部結構,以及戰區陸軍、軍、師級指揮管理機構的職能進行調整。總的趨勢是:旅戰斗隊的數量雖有所減少,但合成化程度更高,特別是偵察能力和保障能力得到持續加強;支援旅、職能旅的分工更細,職能更趨明確;旅級單位與戰區陸軍、軍、師級指揮管理機構的關系經歷了“緊密-松散-相對緊密”的演變過程,今后的戰略方向“定向性”5將進一步增強。

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的設計與管理

自2006年開始,伴隨著部隊編成結構的模塊化改造,美陸軍正式提出建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對其軍事力量的輪轉進行統一管理。該系統適用于美國陸軍所有現役、預備役和國民警衛隊中的作戰部隊(OF),但不適用于依據美國法典第十卷第 3013(b)中負責征兵、補給、裝備研發、教育訓練、勤務、動員、復員退伍、行政管理等專職部隊建設的“制度性”兵力(GF),具體涉及到約78萬名現役和預備役軍人和3400名文職人員的動員、訓練、部署、維持、輪轉和重組。

以三個兵力池定義了部隊的發展階段和資源優先等級

按最初設計6,美陸軍的兵力生成系統定義了重置/訓練、準備就緒和可使用三個相互銜接、周而復始的兵力池。這三個兵力池不但以任務狀態確定了美陸軍作戰部隊所處的戰備等級,更重要的是還對應著不同程度的資源保障優先等級。也就是說,處于可使用兵力池的部隊,在人員、裝備和物資等方面將得到充足保障,已完成了所有必要訓練,并可擔負所有為陸軍指派的任務。美陸軍48個現役旅戰斗隊在三個兵力池中是平均分布的,也就是在3年輪轉的總周期內,部隊處在任一兵力池中時間均為1年,這就意味著美陸軍現役部隊中隨時有三分之一,即16個旅戰斗隊處于部署或是隨時待命狀態。美陸軍國民警衛隊和預備役的28個旅戰斗隊則是按照18:5:5的比例在三個兵力池中進行分配的,其總輪轉周期為6年,相應處在三個兵力池中的時間為4年、1年和1年,也就是將有能力維持5個旅戰斗隊處于部署或是隨時待命狀態。



圖1 美國陸軍兵力生成過程示意圖

 

2011年3月,美陸軍部發布的管理文件陸軍條令第AR525-29號《陸軍兵力生成》7對之前的安排進行微調,將訓練任務從重置階段移入了準備就緒池(見圖1),部隊在每個兵力池的時長也進行了調整(見圖2),具體如下:

重置兵力池:當處在任務中的部署遠征軍(DEF)部署至預先確定的返回日期后,或是未部署的應急遠征軍8(CEF)在可使用兵力池完成待命后,隨即進入重置兵力池。通常返回日期后(R日)的頭90天(現役)專門用于部隊重組,主要進行士兵和軍官退役、休假,武器裝備的維修和升級,安排各類醫療事務,調整、改組部隊編成和指揮關系,進行人員的任職教育和各類培訓。原則上在重組階段的后30天完成主要的人員和裝備重新配備,并可視情進行單兵和班組技能訓練。

訓練/準備就緒兵力池:在該兵力池中部隊的主要任務就是依據在重置期間制定的訓練計劃,通過持續不斷的訓練和演習,不斷提高部隊的戰備水平。在這一階段的后期,作為增援力量的應急遠征軍(CEF)9有可能直接轉入部署狀態,進行實際的任務部署。通常在兵力重置階段,人員和裝備并不會完全配備到位,因此在這一階段還將繼續補足裝備和人員,同時包括繼續進行人員的任職培訓和醫療保健等工作。

可使用兵力池:作為部署遠征軍(DEF)將按照預先確定的最遲部署抵達日期(LAD)的要求抵達任務區,進入執行任務狀態;而應急遠征軍(CEF)將按照最遲兵力可用日期(AFPD)的要求完成一切戰備工作,并隨時準備轉為部署遠征軍,進入執行任務狀態。

值得注意的是,兵力池的設計還較為方便的實現了美國陸軍部和作戰司令部之間管理及指揮職能的區分和銜接。原則上處在重置兵力池和訓練/準備就緒兵力池中的部隊,是美國陸軍部軍事能力生產線上尚待拼裝和進行深加工的“原材料”和“半成品”,無法直接交給作戰司令部使用,但由于作戰司令部是該產品的訂貨單位和最終用戶,在明確產品需求方面將發揮主導作用。也就是說,無論是部隊重置時的重新編組,還是在訓練/準備階段的訓練活動都必須以作戰司令部的需求為最終牽引。例如陸軍部為指定部隊制定的核心使命基本任務清單(Mission Essential Task List,METL)和指定使命基本任務清單,均是以作戰司令部確立的使命基本任務(Mission Essential Task,MET)為依據的,并且這兩份任務清單將作為組織部隊進行訓練和演習的直接依據。

以三種節奏應對不同強度的全球兵力需求

為了應對不同規模的兵力需求,美陸軍認為兵力生成系統應該在提供兵力數量和節奏上具備足夠的彈性。為此,陸軍條令第AR 525-29號《陸軍兵力生成》針對穩定狀態、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和全面飆升狀態確定了不同的輪轉周期和具體節奏。

穩定狀態輪轉對應的是全球戰略態勢基本穩定,沒有大規模的地區或全球化軍事行動產生的兵力需求。此時,美陸軍現役部隊的輪轉周期為3年,部署駐留比(deploy-to-dwell)為1:3,部署期或隨時待命期為9個月;預備役和國民警衛隊的輪轉周期為6年,部署駐留比為1:5,在12個月的動員期中有9個月處于部署或隨時待命狀態。兵力生成系統在穩定狀態下運轉時,美陸軍可提供的任務部隊大體為:1個軍司令部,4個師司令部,15個旅戰斗隊,7萬5千名賦能者。不過,由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產生的大規模兵力需求,美陸軍兵力生成系統自運轉以來就從未處于過穩定狀態。

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對應的是中等規模的戰區或全球化的軍事行動,如執行威懾行動、武裝沖突、戰爭或維持穩定行動等產生的兵力需求。此時可使用兵力池中的部署遠征軍(DEF)和應急遠征軍(CEF)已難以滿足兵力需求,需要處在訓練/準備就緒兵力池后期的應急遠征軍(CEF)進行應急部署,并同時需要通過縮短訓練周期,加快部隊輪轉節奏,適當延長兵力部署時間等方式保證提供足夠的兵力。該狀態下現役部隊輪轉周期仍為3年,部署駐留比為1:2,處于可使用兵力池的時間為12個月;預備役和國民警衛隊的輪轉周期縮短為5年,部署駐留比相應調整為1:4。在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下,美陸軍可提供的任務部隊數量大體為:1個軍司令部,5個師司令部,20個旅戰斗隊,9萬名賦能者;可提供的增援部隊數量大體為:1個軍司令部,3個師司令部,10個旅戰斗隊,4萬1千名賦能者。這種節奏是美陸軍兵力生成系統運轉以來的常態節奏。

 

圖2 美國陸軍輪轉周期示意圖(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

 

全面飆升狀態是一種極端條件下的兵力需求狀態,此時對美陸軍任務兵力的需求量已超過現有輪轉制度和兵力生成機制可提供的兵力,即有超過一半的作戰部隊正處于實際部署狀態。此時,美國防部將依據相關法律,改變陸軍的整體動員策略,調動相關資源,提供更多的兵力資源。截止到目前,美陸軍兵力生成系統運行未處于過此種狀態。

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的管理

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的“牽頭人”為分管作戰與計劃的陸軍副參謀長(G-3/5/7),并由美國陸軍部隊司令部(United States Army Forces Command,FORSCOM)具體負責維持、協調和管理。分管作戰與計劃的陸軍副參謀長負責為該系統運行制定政策文件和發展規劃,并在系統運行時依托各類委員會和決策論壇協調各相關方的觀點與立場,為人員、裝備、資源、訓練和維持等資源配置確定優先順序。此外,分管人事的副參謀長(G-1)和分管裝備設施的副參謀長(G-8)對陸軍兵力生成系統運行中人員和裝備的保障發揮著更為直接的領導作用。

依據陸軍條令第AR 525-29號《陸軍兵力生成》,美陸軍作戰與計劃副參謀長主要通過發布和管理陸軍資源優先列表(ARPL)、一體化需求優先列表(IRPL)和動態陸軍資源優先列表(DARPL)的方式對陸軍兵力生成中的資源配置進行同步和優化。

陸軍資源優先列表(ARPL)為非保密官方文件,該列表將陸軍兵力資源按優先等級分為以下四類:遠征兵力,主要指已經部署或正處于任務狀態中的兵力,以及陸軍保留的核心制度性兵力;任務關鍵性兵力,主要指臨近部署或已經計劃部署的部隊;任務基礎性兵力,主要指剩余的制度性兵力需求;任務增強性兵力,包括被變形(轉變基本職能后的兵力,如炮兵轉變為工兵)中或是重置后的兵力。其中,遠征兵力的資源等級最高,之后依次遞減。陸軍資源優先列表(ARPL)相對比較概略,制修訂的時間原則上不超過兩年。一體化需求優先列表(IRPL)為保密文件,目的是為ARPL中的每一類別細化資源保障優先等級,涉及到所有的陸軍制度性兵力和作戰司令部的任務兵力,原則上IRPL將在每個財年開始時進行更新,也可根據需要隨時更新。動態陸軍資源優先列表(DARPL)主要是為指定部隊按照時間軸線確立具體的資源保障優先等級,用于直接指導資源配置,DARPL的內容最為詳盡,通常每年在財年開始時和進行中期更新兩次,同樣可根據需要隨時更新。

同時,美國陸軍兵力生成系統還對美國國防部和參聯會統管的全球兵力管理(Global Force Management,GFM),規劃、計劃、預算與執行(Planning,Programing,Budgeting and Execution,PPBE),聯合戰略規劃系統(Joint Strategic Planning System,JSPS)等美軍全局性戰略管理系統的運行提供了較好支撐。其中與陸軍兵力生成系統關聯最為緊密的是美軍的全球兵力管理系統。具體而言,美陸軍現役部隊的輪轉周期設定與全球兵力管理系統的運行周期保持一致,均為三年。并且美陸軍制定的資源優先列表(ARPL)、一體化需求優先列表(IRPL)和動態陸軍資源優先列表(DARPL)等支撐性計劃,在提供兵力等資源的時間節點、種類和規模上也與美軍的全球兵力管理系統中的需求保持高度一致。

美國陸軍兵力生成與管理系統的新演變

近兩年,美國陸軍終于擺脫了“疲于奔命”的戰時用兵狀態,同時,伴隨著國家安全戰略的整體調整,美陸軍的戰備重點也逐漸從贏得反恐戰爭過渡到了確保大國軍事競爭中的絕對優勢。針對以上變化,在2014年前后,美陸軍對其兵力生成系統進行了集體反思,總的看法是原有的兵力生成系統雖較好應對了反恐戰爭中兵力的生成和輪轉問題,但由于其針對性較強,生成后部隊的能力要素構成不夠全面,難以適應未來更高級別、更高強度的全譜式軍事行動。因此,美陸軍提出將以可持續戰備模型(Sustainable Readiness Model,SRM)替代原有兵力生成系統,期望到2023年大約有三分之二左右的作戰部隊處于隨時可用狀態10

美陸軍以可持續戰備模型替代兵力生成系統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一是適應兵力需求模式的根本性變化。在反恐戰爭中,美陸軍面對的是一種可預測、持續性的中等規模兵力需求,而重新強調大國競爭后,美陸軍將在滿足平時較低規模兵力需求的同時,隨時準備為可能的偶發性、高烈度的大規模兵力需求做好準備。二是解決三個兵力池,尤其是重置兵力池設計中存在的問題。在原先的重置階段,美陸軍部隊將脈動式經歷所謂的“戰備斷崖”,由于部隊的重置將替換掉約70%的人員及絕大多數裝備11,這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和磨合才能使部隊再次達到較高的戰備水平。三是兵力生成系統設計的輪轉周期過長,而且有著較為固定的部署日期,難以在“更為復雜的世界中取勝”。美陸軍認為現役部隊3年,國民警衛隊和預備役部隊6年的輪轉周期使軍事能力迭代發展的節奏過于緩慢,一方面難以對新技術、新戰法和新理念進行迅速集成,更重要的是無法應對未來突發性的大規模軍事行動引發的兵力激增局面。

為此,可持續戰備模型旨在以更為快速的迭代方式持續提高美國陸軍的整體戰備程度。首先,可持續戰備模型為美陸軍每支部隊均制定有為期3-4年12的兵力輪轉計劃,并且這些計劃將與美軍全球兵力管理系統的運行節奏保持高度一致,以支撐目前在韓國、歐洲和中東等地較為固定的兵力需求;其次,可持續戰備模型以準備、戰備、任務三種組件替換了之前的三個兵力池,在保留漸進性提升部隊戰備等級原則的前提下,大幅縮短了部隊在各組件中“停留”的時間,以季度為單位時間的組件轉進速率,將更有利于迅速提升部隊的戰備等級;再次,可持續戰備模型不再將“重置”設定為兵力生成的必經階段,并且相對固定了部隊的結構編成和隸屬關系,這將更有利于部隊持續不間斷的提升全譜軍事行動能力。



表1 美國陸軍的5種戰備等級13

 

可持續戰備模型依據5種戰備等級(見表1)為美國陸軍的現役部隊14確定了三種組件(見圖3):

準備組件中的部隊通常處于C3/C4級戰備,可以是陸軍軍種的保留力量,也可以是雖有預設任務,但仍然處于準備中尚無法執行任務的部隊。具體的原因可能是尚未達到完成任務所需的訓練水平;部隊中的組成單位正在進行現代化改造;缺乏任務所需的人員、裝備和資金等資源的充足保障;部隊由于“重置”正在對其構成單位進行重組。



圖3 美國陸軍可持續戰備模型示意圖

 

戰備組件中的部隊通常處于C1/C2級戰備,可以是陸軍軍種的保留力量,也可以是被指派為準備全球應急部署的部隊。依據到部隊可用裝載日(available-to-load date,ALD)的時間差異還可細分為ALD11-30、ALD30-60和ALD60-90天三種具體狀態,這樣便于實現對兵力輪轉的精細化管理。

任務組件中的部隊同樣處于C1/C2級戰備,或雖略低于C1/C2級但并不影響部隊執行所賦予的軍事任務。需注意的是,任務組件中的部隊是指美國防部即時可以使用的陸軍部隊,這并不意味著該部隊已實際處于任務狀態,并且用于執行任務的時長也不受3個月的限制。

結 語

長期以來,美軍引以為傲的不僅是其先進的武器裝備,更是“對復雜軍事問題的規劃和管理能力”15。冷戰結束后,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來,美軍越來越強調以軍事力量建設時的聯合來促進和實現力量運用時的聯合。其目的無非是想通過前移聯合“關口”,建立起一支“先天聯合”型的軍隊,即利用設計時的聯合,帶動建設時的聯合,最終促進運用時的聯合,以此來提升聯合的深度和廣度,并避免“后天綜合集成”模式所帶來的巨大資源浪費。美軍各軍種的兵力輪轉和管理系統均在前移聯合“關口”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充當起了軍事能力生成中的“集成器”,較好解決了如何在恰當的時機,以恰當的方式,將恰當的資源整合到軍事力量的建設與運用之中的問題。

近20年來,受制于國家戰略調整,美軍全球兵力管理系統演進和陸軍編成結構、兵力規模變化等因素的影響,美國陸軍的兵力生成與管理系統一直處在調整變化之中,但變中有不變,其中蘊含的信息時代軍種力量建設與運用的一般規律值得深入思考和持續跟蹤。第一,自上而下的體系化制度設計是軍種兵力輪轉系統運行的基本依據。美軍各軍種兵力輪轉系統的設計依據均源自于美國法典、國防部、參聯會和本軍種的法律和制度條文,并始終以自上而下“樹狀”條文體系作為其制度設計的基本遵循,且在全球兵力管理(GFM)系統啟用后,各軍種的兵力輪轉系統均主動與之進行了“對表”。第二,規范細致的業務流程是軍種兵力輪轉系統運行的重要保障。軍事力量建設與運用涉及諸多因素,美軍各軍種均通過制定完備的文件體系,詳細規范了業務流程中的相關要素,并以此作為統一軍種動作,推進兵力輪轉系統協調運行的基礎和前提。第三,標準化的數據和信息格式是軍種兵力輪轉系統運行的必要條件。兵力輪轉勢必設計到大量的數據與信息交換,如果統帥機關、各軍種和各作戰司令部之間如果存在信息孤島,或是對兵力“知識”體系存在著不同的認知和“話語體系”,兵力的順暢高效輪轉注定是難以實現的。

【1】這些兵力或部隊也被稱為制度性兵力,主要承擔“建軍”職能,通常作為單位整體不能進行部署,但其中的單個人員可以進行部署。具體可參見美國法典第十卷第 3013(b):[USC07] 10 USC3013: Secretary of the Army,http://uscode.house.gov/browse/[email protected]/subtitleB/part1/chapter303&edition=prelim。

【2】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Overview– FY 2019 Defense Budget,https://www.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FY2019-Budget-Request-Overview-Book.pdf。

【3】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OPERATIONS(FM3-0),FEBRUARY2008,https://www.globalsecurity.org/jhtml/jframe.html#https://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library/policy/army/fm/3-0/fm3-0_2008.pdf|||FM3-0: Operations (With Change 1)。

【4】早期步兵旅戰斗隊的人數略少些,在3300人左右,參見:UNITED STATES ARMY,2005Posture Statement,https://www.army.mil/e2/downloads/rv7/aps/aps_2005.pdf。

【5】THE HONORABLE FRANCIS J. HARVEY and GENERAL PETER J. SCHOOMAKER,ASTATEMENT ON THE POSTURE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2007,https://www.army.mil/e2/downloads/rv7/aps/aps_2007.pdf。

【6】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Army Regulation 525-29: Army Force Generation,https://ssilrc.army.mil/wp-content/uploads/2017/03/AR-525-29.pdf。

【7】與部署遠征軍(DEF)將要實際部署的情況不同,應急遠征軍(CEF)屬于預備隊,也就是在完成訓練具備執行任務的能力后,依然在原駐地駐扎,并將按照戰略態勢的發展待召喚進行部署。

【8】此時的部署遠征軍(DEF)已經明確了具體的部署任務,通常不會變更先前任務,參與其它部署活動。

【9】Andrew Feickert,The Army's Sustainable Readiness Model (SRM),https://fas.org/sgp/crs/natsec/IN10679.pdf。

【10】BG (Ret.) Dorian Anderson、Ms.Pamela Blackmon、Mr.Paul Coviello、Mr.Brendan Curvey、Mr.Hal Hogan、Mr.Doug Rogers、Dr.Steven Wilcox,ImplementingARFORGEN: InstallationCapability and Feasibility Study ofMeeting ARFORGENGuidelines,http://www.dtic.mil/dtic/tr/fulltext/u2/a471909.pdf。

【11】Senior Leader Training Division Adjutant General School,Direct Personnel Readiness Management (PRM),https://ssilrc.army.mil/wp-content/uploads/2016/09/S1_PRM_Direct_Personnel_Readiness_Management-As-of-23-January-2016.pptx。

【12】在可持續戰備模型中,美國陸軍國民警衛隊和預備役仍然沿用之前兵力生成系統中“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下的5年輪轉安排。

【13】Capstone Concept for Joint Operations (CCJO): Joint Force 2020,http://www.jcs.mil/Portals/36/Documents/Doctrine/concepts/ccjo_jointforce2020.pdf?ver=2017-12-28-162037-167。

【14】在可持續戰備模型中,美國陸軍國民警衛隊和預備役仍然沿用之前兵力生成系統中“大批量兵力需求狀態”下的5年輪轉安排。

【15】Capstone Concept for Joint Operations (CCJO): Joint Force 2020,http://www.jcs.mil/Portals/36/Documents/Doctrine/concepts/ccjo_jointforce2020.pdf?ver=2017-12-28-162037-167。

[責任編輯:huangxx]

共1條記錄/1頁  
[收藏]
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四川时时怎么玩 ttg pt登录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表下载 cctv5手机直播在线观看 彩金网投 北京时时开奖信息查询 福彩3d近1000期走势图 老重庆时时彩下载 贵州11选五走势图分布走势图 35选7开奖结果查询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