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星彩
當前位置 :

美國海軍及陸戰隊的兵力輪轉與管理

2019-01-22 訪問次數:

【知遠導讀】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不但規范著美國海軍及陸戰隊力量建設與運用的整體節奏,還在相當程度上左右著美國海軍及陸戰隊提供任務兵力的規模和效能。本文通過對美海軍及陸戰隊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的歷史和現狀進行梳理和分析,期望對“戰區主戰、軍種主建”體制下,海軍及陸戰隊兵力建設與運用的領導管理特點和規律進行更深入的思考和探討。

美軍各軍種的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不但較為合理的切分了戰區和軍種的指揮和管理職能,盡可能使作戰部隊免于面臨因“令出多頭”而引起的內耗和紊亂;并且美軍各軍種的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均采用任務需求牽引的模式,即依據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和軍事戰略等頂層戰略明確的使命和任務,確定各軍種兵力的總體規模、關鍵性能力和部隊輪轉的節奏等,這將使各軍種兵力生成和運用的戰略指向性進一步得到增強;美軍各軍種的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還有助于實現部隊整體運轉的“張弛有度”,既可為資源整合提供清晰的節拍,又可為人員自身發展提供明確的預期,切實增強了美軍力量建設與運用的可持續性。

長期以來,美海軍逐步形成了一套以航空母艦打擊群1為核心的軍事力量輪轉機制。經過數十年的演變,這一機制已逐步從基于工程維修調整為基于任務牽引,此舉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美海軍管理與運用的整體效益。同時,作為美國海軍部統一領導下的海軍陸戰隊,由于在力量運用上對海軍存在著相當的依賴性,對其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也相應進行了調整。

美國海軍的工程使用周期與增量維修計劃

軍事任務需求、戰備水平、艦艇規模、造艦速度、維修和改造能力等因素,共同決定著美國海軍軍事能力建設與運用的實際。二戰后,如果沒有大規模的用兵需求,美國海軍各類大型武器平臺的輪轉,包括維修、訓練和部署等具體時節的選擇,主要是考慮裝備自身使用的疲勞程度和升級改造的需要,也就是普遍采用了“基于工程維修”的兵力輪轉模式。越戰結束后,由于面臨老舊裝備在戰爭中過度使用和新裝備陸續服役的現實,美海軍著手對其艦船維修策略進行了調整。1984年10月,美海軍發布了作戰部長指示第4700.7G號《艦船維修:政策與程序》(OPNAVINST 4700.7G),提出將以“分階段維修策略”逐步替代“定期大修策略”2,作為絕大多數水面艦艇,包括航空母艦3的維修策略。

以“尼米茲”級航母為例,基于分階段維修策略的工程使用周期(Engineered Operating Cycle,EOC)是以18個月的可使用期為間隔,根據需要分別插入3個月的選擇性有限維修(Selected Restricted Availability,SRA)、5.5個月的選擇性有限船塢維修(Dry-docking Selected Restricted Availability,DSRA)、18或24個月的復合大修(Complex Overhaul,COH),以及在壽命中期時長36個月的換料復合大修(Refuelingand Complex Overhaul,RCOH)。其中,每18個月的可使用期中都有6個月的任務部署期。

對傳統的工程使用周期而言,除了壽命中期的換料復合大修外,每隔7-8年就有一次耗時2年左右的復合大修,這不但會引起工廠工人和資金需求的階段性震蕩,更重要的是,由于間隔時間較長,在航母重新投入使用后,艦員很難在短期內將航母的戰斗力提升至較高水平。鑒于此,1994年,美海軍在引入了增量維修計劃(Incremental Maintenance Program,IMP),其基本形式是保持航母18個月的可使用期不變,取消復合大修,并將其維修任務分散到時長較短的各維修階段進行。同樣以尼米茲級航母為例,其約52年的服役期被以中期換料復合大修為界分成時間大致相同的兩個階段,每個階段大體包含12個時長為18個月的可使用期,以及3-4個類似的循環維修周期。每個循環維修周期由兩次計劃增量維修(Planned Incremental Availability,PIA)和一次計劃增量船塢維修(Docking Planned Incremental Availability,DPIA)組成,中間則是18個月的可使用期。在首個維修周期,計劃增量維修和計劃增量船塢維修的時長分別為6和10.5月,考慮到服役越久,維修需求就會越多的實際,靠后維修周期中的PIA與DPIA所消耗的工人小時數會階梯遞增15%4


圖1 “尼米茲”級航母的工程使用周期與增量維修計劃

此外,在國外長期部署,主要是指部署在日本橫須賀的航母,與部署在美國本土的航母維修策略則有較大不同。為了使其獲得更長的使用期,原則上在每年的1-4月對部署在日本的航母進行維護,其它月份則正常參與訓練、演習,或執行其它前沿威懾及非戰爭軍事任務。

美國海軍的艦隊反應計劃

為應對日益離散化、突發性的威脅,在2001年《四年一度防務評審報告》中,美軍就提出要調整全球兵力部署態勢,重點是要增強美軍在全球范圍內的快速部署能力。相應的,2003年7月,在時任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的直接推動下,美海軍正式推出了“艦隊反應計劃”(Fleet Response Plan,FRP)。此前,除一艘在日本部署的航母外,美海軍有能力在全球熱點地區隨時保持2艘航母及配套艦艇的部署水平,依新計劃,美海軍將有能力在30天內向熱點地區部署6艘航母,并在90天內還可以增派2艘航母5參與部署。

具體而言,“艦隊反應計劃”為航母確定了27個月的輪轉周期,表面上看FRP的周期僅比IMP的18+6個月增加了3個月,但其主導理念已發生了巨大變化,主要是將“基于工程維修”的輪轉模式調整成了“基于能力、任務驅動”的模式,提升了航母及其配套艦艇的總體戰備水平。如圖所示,FRP輪轉周期分為5個階段:


圖2 航空母艦的艦隊反應計劃周期

第一階段是為7個月的維修期/單艦訓練期。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階段將不單純用于維修,而是要兼顧艦員,包括飛行人員的基礎性訓練。確保在維修結束后,艦員就能具備安全操縱艦艇及擔負相應戰位值班的能力。此外,維修期中還包括為期25天的航行訓練期,這時要求艦載機聯隊上艦同步參與訓練。此時由于航母處于較低訓練水平,因此屬于不可部署期。這一階段結束后,航母將進入了“海上安全激增(Maritime Security Surge,MSS)”可用狀態,即可在平均45天,最長不超過90天內實施部署。

第二階段為5個月的合成訓練期。合成訓練的目的是將整個航母打擊群通過訓練捏合成一個整體,也就是將組織完成航母與其它水面艦艇、攻擊性核潛艇、補給艦和艦載機部隊等的集成化訓練。合成訓練完成的標志是進行為期18天左右的“編隊合成演習”(Composite Training UnitExercise,COMPTUEX),該演習由航母編隊司令官指揮,演練內容將覆蓋編隊的所有主要作戰職能。當合成訓練期結束后,航母打擊群將具備初始作戰能力,進入“重大作戰行動-激增(Major Combat Operations-Surge,MCO-S)” 可用狀態,即可在平均15天,最長不超過30天內實施部署。

第三階段為6個月的高級訓練期。高級訓練的任務針對性更強,完成的標志是為期21天左右的“聯合特遣部隊演習”(Joint Task ForceExercise,JTFEX),主要以將要部署時的任務背景為直接依據進行的綜合性演練。演習完成后,航母打擊群將具備實際任務部署能力,進入了“重大作戰行動-準備(Major Combat Operations-Ready,MCO-R)”可用狀態,意味著隨時可轉入為期6個月的部署期。

第四階段為6個月的部署期。即根據作戰司令部的任務需求,航母打擊群將進行實際部署,部署完成后將返回母港。

第五階段為3個月的維持期。航母打擊群在部署后并不會直接轉入維修期,而是保持“重大作戰行動-準備(MCO-R)”可用狀態,繼續進行3個月的維持性訓練,以執行可能出現的臨時性任務。

美國海軍優化艦隊反應計劃

艦隊反應計劃的總周期與每階段時長,不但與美國海外兵力需求、航母數量的變化,還與美國各大海軍船廠的維修能力,以及海軍艦員的規模、部署強度等因素的密切相關。與其它軍種的兵力輪轉計劃類似,同樣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處于美海軍、國防部,乃至國會高度關注之中。自2003年實施以來,艦隊反應計劃就不斷處于調整變化之中。2006年,美海軍將艦隊反應計劃的總周期從27個月延長到了32個月。2014年初,美海軍又推出了“優化艦隊反應計劃(Optimized Fleet Response Plan,OFRP)”,不但將總周期延長到了36個月,而且對各階段的具體任務和時長均做了較大調整。新的OFRP計劃于2014年10月從“杜魯門”航母打擊群開始實施,現已陸續推廣到所有海軍的航母打擊群,包括兩棲戒備大隊、潛艇部隊、海軍陸戰隊遠征部隊等,其基本目標是維持2艘航母、27艘水面艦艇在全球處于日常部署狀態。

 

圖3 航空母艦與水面艦艇的優化艦隊反應計劃周期6

美海軍航空母艦的OFRP周期始于為期6個月的維護期,之后是3個月的基礎訓練和同樣為3個月的合成訓練期。相較之前的艦隊反應計劃,總訓練時長被明顯壓縮,同時將高級訓練與合成訓練合并,相應的,“編隊合成演習”(COMPTUEX)與“聯合特遣部隊演習”(JTFEX)也通常被安排在海上銜接進行。當航母打擊群在海上完成COMPTUEX/JTFEX演習后,航母打擊群將進入為期1個月的“預備海外行動(Pre-Overseas Movement,POM)”階段。POM階段主要用于完成到預定任務區進行部署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包括適度的針對性訓練,補充所需的各類彈藥、物資和備用設備等。POM階段結束后,航母打擊群將轉入為期8個月的部署期。部署后,航母打擊群將返回母港,轉入高戒備程度的待命狀態,隨時視情展開第二次部署。從實際運行來看,美海軍的航母打擊群在一個OFRP周期內通常會進行兩次任務部署。此外,與維護、基礎訓練和合成訓練三個階段的時長、內容相對固定不同,預備海外行動、部署期和在港待命期則要靈活的多,每個階段的具體時長將視任務情況而定。

需注意的是,考慮到未來面對的作戰環境將日益復雜,特別是將出現越來越多的彈道導彈威脅,OFRP還將航母打擊群中水面艦艇的數量進行了擴充,從之前的3-4艘增加至7-8艘,更重要的是,將水面艦艇的OFRP周期同樣確定為36個月,并在合成訓練階段就與航母聯合編組,共同參加后期的各種演習和考核認證,通常也會以一個整體共同部署到任務區執行任務。

依據美海軍2014年11月公布的作戰部長指示第OPNAVINST 3000.15A7號《優化艦隊反應計劃》中的解釋,通過制定更為長期的“優化艦隊反應計劃”(如長達9年),可以將海軍發展的九個線程(lines of effort,LOE)中的具體活動與其所需的資源支持更為同步和有效的整合起來。這九個線程具體包括:艦隊反應計劃的周期時長、指揮和控制權的調整、人員的編配和個人訓練、艦艇的維修和現代化、后勤保障、軍事海運支持、檢查評估和高級訓練以及作戰和戰術司令部訓練等。并且,美海軍認為優化艦隊反應計劃確定的36個月通用周期將更容易實現與國防部控制的全球兵力管理系統間的無縫銜接。

具體到海軍作戰部的職責分工方面:分管作戰/計劃和戰略的海軍作戰部副部長(N3/N5)是“優化艦隊反應計劃”政策審查和發展的聯絡人,是保持全球兵力管理政策和OFRP計劃對接的協調人,也是海軍作戰部部長(OPNAV)在海軍人員和作戰節奏計劃方面的協調人;分管艦隊戰備和后勤的海軍作戰部副部長(N4)主要負責評估“優化艦隊反應計劃”能否滿足戰備需求,同時對OFRP支持資金是否充足進行評估和報告,并在海軍作戰部長的領導下與艦隊司令部司令(COMUSFLTFORCOM)和太平洋艦隊司令(COMUSPACFLT)進行協調,以確保OFRP作戰和資源需求的可視性;分管人力、人事、訓練和教育的副部長(N1),分管信息優勢的副部長(N2/N6)和分管戰爭系統的副部長(N9)在制定和執行OFRP的具體計劃中發揮著其應有的職能。

美國海軍陸戰隊空陸特遣部隊的輪轉與管理

陸戰隊空陸特遣部隊(Marine Air-Ground Task Force,MAGTF)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采用的主要任務編組形式。其中規模最大、層級最高的為陸戰隊遠征部隊(Marine Expeditionary Force,MEF),編有司令部、一個陸戰師、一個飛行聯隊和一個后勤保障集群,可在復雜嚴峻的遠征環境中自主維持60天左右的多樣化軍事行動,美軍現役中編有3個陸戰隊遠征部隊;處于中間層級的為陸戰隊遠征旅(Marine Expeditionary Brigade,MEB),編有指揮所、一個加強步兵團、一個航空大隊和一個后勤團,可在復雜嚴峻的遠征環境中自主維持30天左右的多樣化軍事行動,美軍現役中編有6個陸戰隊遠征旅;最小的任務編成為陸戰隊遠征隊(Marine Expeditionary Unit,MEU),通常編有指揮所、一個加強步兵營、一個航空中隊和一個后勤營,可在接到命令后6個小時內做出響應,并在嚴峻的遠征環境維持中15天各種有限的、專業化的和指定的作戰行動(包括特種作戰行動)8,美軍現役中編有7個陸戰隊遠征隊。其中,MEU是美海軍陸戰隊最常用的任務編組形式,也是其兵力輪轉的基本單位。

美軍陸戰隊遠征隊(MEU)在執行任務時通常將裝載在兩棲戒備大隊(Amphibious Ready Group,ARG)的艦艇之上,并與其它水面艦艇、潛艇等,組成遠征打擊群9(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ESG)共同進行任務部署。為了使遠征打擊群獲得更為可靠的防護和強大空中支援,同時為整個作戰編隊提供高效的地面特種作戰力量,遠征打擊群還可視需要與航母打擊群(Carrier Strike Group,CSG)共同部署。因此,MEU是美軍中唯一的海基陸空聯合快速反應部隊,可以從靠前部署的海上平臺迅速發起行動,同時投射出較強的陸空聯合作戰能力。

美軍現役的7支MEU包括:常駐美國西海岸(包括夏威夷),主要使用第一陸戰隊遠征部隊(MEF)兵力進行輪轉部署的第11、13、15陸戰隊遠征隊,任務區域主要為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包括波斯灣);常駐美國東海岸,主要使用第二陸戰隊遠征部隊兵力進行輪轉部署的第22、24、26陸戰隊遠征隊,任務區域主要為大西洋和地中海;使用第三陸戰隊遠征部隊兵力進行輪轉部署的第31陸戰隊遠征隊,則長期在日本沖繩進行前沿部署。

長期以來,除在日本前沿部署的31陸戰隊遠征隊外,美軍MEU通常以為期15個月的所謂MEU循環(MEUCycle)模式進行輪轉。其中,包括9個月(6個月為訓練期)在美國本部的駐留期和6個月的上船部署期。具體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過渡和重建期,當MEU完成部署后,并不會直接解散,而是返回駐地進入為期1個月的過渡期,繼續保持較高的戒備水平以應對突發事件。過渡期結束后,先解散除指揮所之外的步兵營、航空中隊和后勤營,隨后編入新的組成單位進行重新組建,并準備轉入6個月的訓練期。

第二階段為部署前訓練期(Pre-deployment Training Program,PTP),通常也形象地稱為“爬、走、跑”階段,目的是通過訓練將MEU整合為一個有凝聚力、靈活的、強大的整體。主要訓練內容包括:與遠征打擊群的集成訓練(ESGINT)、城市環境作戰訓練(TRUEX)、編隊合成演習(COMPTUEX)和MEU認證演習(CERTEX)等。

第三階段為6個月的部署期,主要是在作戰司令部的指揮下完成傳統作戰行動(兩棲攻擊和突擊)、飛機和人員的救援、人道主義援助/災難救援(HA/DR)、非戰斗人員撤離行動(NEO)、偵察和監視、奪占機場和港口等任務。

需注意的是,作為海軍陸戰隊最小的任務編組,除指揮所外,MEU所指揮的組成單位,包括加強步兵營、航空中隊和后勤營等的編成并不固定,可根據各組成單位的戰備情況具體進行調整。因此,作為MEU的組成單位,其輪轉周期通常遠大于15個月。

在2005年美軍全球兵力管理系統啟用,特別是海軍艦隊反應計劃正式實施后,美海軍陸戰隊對其輪轉機制也相應進行了調整,總體的考慮是在保持原有“邏輯”框架的前提下,實現與GFM的總運行周期的對接,并盡可能與海軍兩棲艦艇的輪轉節奏保持一致。依據2013年6月發布的海軍陸戰隊命令《海軍陸戰隊兵力的生成(MCO3502.6A)》10,美海軍陸戰隊的兵力輪轉管理分為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兵力同步階段,具體時間為兵力部署前720到360天左右,主要是明確任務兵力的基本編成,并為其確定初步的訓練計劃和部署計劃。基本程序是戰區海軍陸戰隊司令在戰區司令的指導下確定對海軍陸戰力量的兵力需求,包括明確所需兵力的使命基本任務(Mission Essential Task,MET)11。MET對于作戰司令部與海軍陸戰隊間的溝通極其重要,相當于對訂購“產品”的功能列表,因此MET將成為隨后海軍陸戰隊任務兵力能力生成的基本遵循。將兵力需求報送海軍陸戰隊總部(Headquarter sMarine Corps,HQMC)后,由海軍陸戰隊分管計劃、政策和作戰(DCPP&O)的副司令和海軍陸戰隊部隊司令部司令(COMMARFORCOM)牽頭制定出具體的兵力生成計劃,包括確定待部署兵力的具體編成、部署時間和概略的運輸方案等,并著手編制與隨后訓練、能力考評認證密切相關的使命基本任務清單(Mission Essential Task List,METL)12,與之前概略性的MET不同,METL則更為具體,更具有可操作性。

第二階段為兵力組建階段,具體時間為兵力部署前360到180天左右,將完成任務兵力的正式組建。主要工作是由海軍陸戰隊各相關司令部按計劃為待部署的任務兵力配置所需的資源,包括各組成單位,及人員和裝備,并由海軍陸戰隊分管計劃、政策和作戰(DCPP&O)的副司令正式批準修訂后的使命基本任務清單(METL),此外還需依據METL為待部署兵力制定更為詳細的訓練和考評計劃。

第三階段為兵力準備階段,具體時間為兵力部署前180天到部署日,這一階段主要是任務兵力的集成訓練時期。如果是以陸戰隊遠征隊(MEU)為組織結構,則這一階段對應先前介紹MEU循環中的6個月訓練期。主要任務是依據第二階段批準的使命基本任務清單(METL),具體組織實施訓練。此時美海軍陸戰隊的訓練往往將與海軍兩棲戒備大隊(ARG)共同進行,訓練完成的標志通常是通過編隊合成演習(COMPTUEX)中的考評和認證。編隊合成演習是一種海軍陸戰隊與海軍其他作戰力量(如航母打擊群等)一起進行的大型演習活動,也是兩個軍種任務部隊部署前共用的考評平臺。

第四階段為兵力的實際部署時期,通常將與兩棲戒備大隊(ARG)共同進行,部署時間一般為6到7個月13,前沿部署的任務部隊(主要指部署在日本的第31MEU)則根據具體需要,通常會采用較短的部署期。

第五階段為兵力重新調動時期,時間為部署返回日到之后的180天左右,這一階段主要是部署兵力的“解散編隊”時期。當任務部隊部署返回后,將繼續維持30至60天的高戒備狀態,隨時準備重新部署以應對突發情況,解除戒備后,除指揮機構外,任務兵力各組成單元開始解散歸建,指揮機構則著手總結部署中的經驗教訓,并按要求做好新一輪兵力輪轉的準備工作。

結 語

長期以來,美軍引以為傲并不僅是其先進的武器裝備,更是“對復雜軍事問題的規劃和管理能力”14。冷戰結束后,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來,美軍越來越強調以軍事力量建設時的聯合來促進和實現力量使用時的聯合。拉姆斯菲爾德任國防部長時期,對美軍長期沿用的上下脫節、軍種主導的建軍模式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提出要通過強化頂層設計,即通過國防部和參聯會主導開發聯合作戰概念的方式,首先勾勒出美軍未來的整體面貌,再“分包”給各個軍種具體負責組織實施。其目的無非是想建立起一支“先天聯合”型的軍隊,即將聯合作戰的“關口”前移,通過設計時的聯合,帶動建設時的聯合,最終促進運用時的聯合。美軍認為此舉將有效避免“后天綜合集成”模式所造成的巨大資源浪費。具體到操作層面,美軍提出“要將國防部打造成一個現代化的企業”,即通過不斷改進國防部和各軍種的工作流程,以增強管理效率來提升部隊建設的整體效益。

試想,如果在設計、建設和訓練時都未解決的聯合問題,在具體作戰行動中又怎能真正解決呢。與以上機理類似,美軍各軍種的兵力輪轉和管理流程充當了軍事能力生成的“集成器”,很好的實現了軍事能力集成“關口”的前移。軍事能力生成涉及到軍隊建設的方方面面,如何在恰當的時機,以恰當的方式,對恰當的資源進行整合,是確保軍事能力生成的關鍵。因此,除應制定人員、裝備、訓練、基礎設施等軍事能力要素發展的分計劃外,更應在前期對這些要素進行通盤考慮,并預先編制出軍事能力生成的“統籌圖”,這樣在軍事能力建設時才可能實現諸要素發展的協調推進和高效集成。此外,與全球兵力管理系統充分對接的軍種兵力輪轉和管理系統還有利于同步各軍種的訓練計劃,便于組織更高等級、更為集成的軍種內合同訓練和跨軍種聯合訓練,真正實現以聯合訓練促進聯合作戰能力的快速生成。

由此可見,軍種的兵力輪轉與管理是個復雜的系統工程,向上要對接全軍性的兵力管理系統,向下要統攬軍種力量建設與運用的各項事務。筆者認為,美海軍及陸戰隊的兵力輪轉與管理系統至少呈現了以下特點:一是以3年的總體周期較好實現了與美軍全球兵力管理系統的“同頻共振”;二是較好發揮了節拍器、同步器和調節器的功能,以此推動了美國海軍及陸戰隊兵力要素的整體設計、同步發展和聯合運用;三是以權限輪轉的方式15較好切分和銜接了軍種和作戰司令部的領導管理和指揮控制職能;四是充分考慮了軍種可持續發展與運用的需求,將兵力輪轉流程構建成一條張弛有度、迭代發展的螺旋上升路徑。

【1】2003年,美海軍停用了航母戰斗群概念,其原因主要源自于對作戰力量的模塊化改造。改造后,美海軍將主要作戰力量編為12個航母打擊群、12個遠征打擊群、9個水面打擊群和4艘裝有154枚“戰斧”巡航導彈的“俄亥俄”級核潛艇組成的隱蔽打擊群,這37個打擊群均具備較強的獨立作戰能力,因此大大提升了美國海軍可同時動用的“力量份”,同時也提升了海軍遂行多樣化任務的能力。

【2】定期大修策略特點是維修間隔和維修期均比較長。以驅逐艦為例,維修間隔通常為37-55個月,維修時間在5-20個月左右。

【3】當時確定,除“中途島”號外,各種常規動力,及“企業”號和已服役的3艘“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均采用基于分階段維修的工程作戰周期進行輪轉。

【4】根據需要,也可不增加維修時長,而選擇增加參與維修工人的數量。本部分的具體數據主要參考蘭德公司的報告,參見:RolandJ.Yardley、JamesG.Kallimani、JohnF.Schank、CliffordA.Grammich,IncreasingAircraftCarrier ForwardPresenceChanging the Length ofthe Maintenance Cycle,https://www.rand.org/pubs/monographs/MG706.html。

【5】參見:http://www.navy.mil/navydata/transformation/trans-pg09.html,推出這一計劃時,美國的現役的航母數為12艘,后因“肯尼迪”號、“小鷹”號航母相繼退役,這一要求隨即由“6+2”調整為“6+1”。

【6】ADMBill Gortney,OptimizingThe Fleet Response Plan,https://shipbuilders.org/sites/default/files/ADM%20Gortney%20SNA%202014%20Optimizing%20The%20Fleet%20Response%20Plan%20%28Public%20Version%29.pdf。

【7】Chiefof Naval Operations,OptimizedFleet Response Plan,https://doni.documentservices.dla.mil/Directives/03000%20Naval%20Operations%20and%20Readiness/03-00%20General%20Operations%20and%20Readiness%20Support/3000.15A.pdf。

【8】陸戰隊遠征隊的地面作戰力量通常都進行過特種作戰訓練,并通過特種作戰認證。

【9】上世紀九十年代,美海軍為了增加可快速部署的海基作戰單位數量,將之前的兩棲戒備大隊概念調整為遠征打擊群,增加巡洋艦、驅逐艦、攻擊性核潛艇和陸戰隊遠征單元等力量的編成,目的是使其具備較強獨立遂行作戰任務的能力,最初計劃部署12個兩棲打擊群,當前現役的有9個。

【10】本部分內容還參考了《海軍陸戰隊全球兵力管理和兵力同步(MCO3120.12)》《MEU政策(MCO3120.13)》《MEU及MEU特種作戰能力預部署訓練程序》等海軍陸戰隊命令文件的內容,具體可參見http://www.marines.mil/News/Publications/MCPEL/Custompubstatus/3000/。

【11】使命基本任務實質是對完成使命所需能力的一種描述,分為三類:核心MET,是同類型的所有單位都需組織、訓練和裝備的能力,類似是海軍陸戰隊各部隊的通用型能力;核心+ MET,是特定兵力需求單位對執行相關任務提出的額外性能力需求,往往需要額外的人員和裝備,并需進行額外的訓練;特定MET,是為完成特定任務確定的能力需求。

【12】是一個單位所有MET的集合,涉及到執行這些MET的組織、訓練和裝備等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所有核心MET、核心+ MET和特定MET等。

【13】U.S.Marine Corps,MCDP1-0:MarineCorps Operations,http://www.marines.mil/Portals/59/Publications/MCDP%201-0%20W%20CH%201.pdf?ver=2017-09-25-150919-793。

【14】.Capstone Concept for JointOperations (CCJO): Joint Force 2020,http://www.jcs.mil/Portals/36/Documents/Doctrine/concepts/ccjo_jointforce2020.pdf?ver=2017-12-28-162037-167。

【15】正處在建設中的力量,作戰司令部是沒有作戰指揮權,更沒有行政管理權限的,而對已交付作戰司令部,處在任務中的部隊,作戰司令部就擁有了與其職能相適應的權限,而各軍種部隨即也就失去了相應的權限。

[責任編輯:huangxx]

共1條記錄/1頁  
[收藏]
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幸运28是不是统一开奖 大乐透生肖生日姓名幸运号 大乐透定位连线走势图 北京pk拾50期基本走势图 浙江福彩快乐12选五走势图 竞彩篮球比分结果查询 36选7第61期开奖 北京排3排开奖结果 福彩3d203藏机图 15开奖查询